•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短发司机

第四卷(波浪)第三十二章(跳楼了!)

时间:2019-08-20 17:51:0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32   评论:0
  进了病房,妻子还处在昏睡中。护士告诉我不要大声说话,看看病人就可以了。我点了点头,坐在妻子的床边仔细看了看她。

  以前也看过她很多次,但这一次算是看得最仔细了。因为目前我的心里只有她,不再有其他的想法,不再有其他的人了,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了。此时妻子脸色不是很好,看上去很憔悴。刚刚流产,而且还是因为车祸,这比正常生产还要耗费人的体力和精力。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希望的。我现在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愤怒,是隐忍,是自责,还是其他什么,我都说不上来。现在这间病房里面就我和妻子两个人,我轻轻拿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妻子的手冰凉冰凉的,一丝体温都没有。她目前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做不成妈妈了,要是真的让她知道了,那后果将是怎么样的呢?

  我看了一眼门口,我知道此时张师傅就站在门外。他在这里,一方面是安慰我,守护我,还有一方面,是为了阻止我因为冲动而造成的什么收拾不了的结局。的确,我知道孩子没有的那一刻,我动了杀机。我想杀了这些人,杀了王汉生和他的父亲。但这有什么用呢,孩子还是没有了。想着妻子做不了妈妈,我做不了父亲,我的父母失去了孙子,我的眼泪就一下子冲了出来。

  或许这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吧,他想告诉我这样的生活方式总归是不正确的。如果结了婚,那就安安心心过日子。和张师傅这样厮混,和去找小三儿有什么区别呢?我再次看了一眼门口,想着我为什么要在那样的一个时间遇上那样的一个人呢?而且我为什么还因此动了私心?这都是我的错啊,我不应该去追求自己的爱,我是同性恋,我就他妈的活该!我很羡慕那些还没有结婚的同志们,他们没有了家庭的束缚,是不是就能过得开心一点,幸福一点呢?我也羡慕那些不是同性恋的人们,去找一个喜欢的异性在一起结婚生子组建家庭,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啊!我是同志吗?我不知道,因为我一直都在否认,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不是纯正的同志。我只喜欢张师傅一个人,换了别人,我不会喜欢的。但是我喜欢的还是同性,我脱离不了这个关系的。不管我喜欢几个,不管我喜欢的人多大年纪,只要是同性,那就应该是同性恋吧!这件事情之后,我和妻子还能再要孩子吗?我们之间的感情还会像以前一样吗?我和张师傅之间呢,是不是就结束了?还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结束,这只是老天爷惩罚我的一部分?我觉得头晕,我觉得天旋地转。是不是结了婚的同志无论做出什么对自己有爱的行为,都会被认为是自私的呢?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正常人,有七情六欲的人,作为一个俗人,我对自己自私一点儿,是不是就触犯天条了?难道我只为了去追求一点爱,就被遭天谴?

  想到这里,门口出现了较大的躁动。我知道,一定是我的岳父母来了。他们得知自己的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肯定会着急的。

  “嘘,小点声儿!病人在里面休息,还没有完全康复。”这是门口护士的声音。

  我走过去,开了门,岳父母就像没看见我一样,直接奔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走了过去。岳父张着大嘴,好像一时惊得说不出话。岳母就不行了,还没怎么样,她的哭声已经震天响了!这时候护士进了病房,一股脑把我们三个都拽了出来。而且生气地对我们说道:“真是的,都说了不能大声喧哗,怎么就不听呢?告诉你啊,病人现在就在恢复中,能不能行还得观察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建议你们还是别探望了,刚一来就哭闹,让我们怎么对病人进行治疗啊?”

  我点了点头,说了声对不起。看着还在那里使劲儿哭的岳母,我心里不知道有多乱!我强忍着心中的厌恶,走过去对岳父母说:“爸、妈,先别哭了,医生刚才也说了,小晴需要静养。而且我问过主治医生了,他说小晴没什么生命危险,你们都放心吧。”

  “你说,你是怎么把小晴弄成这个样子的,你说!”岳父现在已经不理智了。

  我点了点头,说:“爸,都怪我不好……”

  岳母对岳父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在电话里面你就不告诉我。”

  我转过头,对岳母说:“妈,小晴在来医院的路上出车祸了,孩子……没有了!”

  说完这句话,我突然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孩子没有这件事儿,我应该缓一缓再说,现在一口气说了出去,岳母一定会深受打击的。

  果然,又是一阵哀嚎!

  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现在我的心情也是极乱,因为孩子是我的,我是孩子的爸爸,我其实比谁都想要这个孩子,这是我和妻子之间的纽带,有了孩子,我才觉得家更像个家。

  我斜了一眼,见张师傅正坐在不远处的一个长椅上。他此时也正望向我这里。我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正看着我,我们两个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张师傅对我点了点头,意思是让我先安抚老人,至于报仇的事情,先放一放。

  没多久警察过来问我话,我被警察叫走了。警察的问话中,果然有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仇家之类的。我想都没想就把王汉生和他父亲说了出去。

  可是当我说到王汉生父亲名字的时候,记笔录的那个警察竟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问道:“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原来WD公司的那个董事会成员啊?”

  我看了这个警察一眼,觉得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警察似乎发现了我的疑问,他对我说:“昨天下午,我们接到一起案子,你说的这个人,已经死了!”

  或许是因为我这边出了事吧,我没有看新闻,目前各大网站的财经类板块都登载了这个惊人的消息。王汉生的父亲竟然跳楼了!

  我有些惊讶了,这难道是陈经理的最终计划?他终于把王汉生的父亲逼到了绝路?我在和警察做完笔录之后,去找了张师傅。张师傅也没有看新闻,显然也不知道王汉生父亲的事儿。

  张师傅见我走来,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关心地问我:“林啊,怎么了,是不是不太舒服?你要是累了,先歇一会儿也行,帮你把关!”

  我摇了摇头,对张师傅说:“,出大事儿了,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张师傅的眼睛动了一下,我猜想他一定是在猜我说的这个大事儿是什么。在张师傅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他对我说:“你说吧,叔能挺得住!”

  “叔,王汉生他爸死了,昨天下午跳楼死的!”我对张师傅说着。

  张师傅显然没有想到我说的大事儿是这件事儿。他一定以为我说的大事儿是有关这次车祸的事儿。张师傅平静的脸上开始变化,由平静变得惊讶,由惊讶变成诧异。

  “这……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张师傅还不忘确定一下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我拿出了手机,登陆上互联网,然后随便打开一个网站,里面都有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我拿给张师傅看,张师傅看了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我见张师傅有些虚弱,赶紧扶他坐下。良久,张师傅睁开眼,对我说:“还是你的事儿要紧,等你这边忙完了,我再去问陈升吧!”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