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隔壁胡叔

时间:2019-05-25 19:28:1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3748?? 评论:0
??和胡开始了我们之间的秘密情事,那天晚餐吃饱饭后我就跟进了浴室,胡我帮您洗澡,我退去了身子的衣物,搂着胡叔,退去了他身子上的衣服拿了条毛巾为胡叔抹身子,胡叔坐在浴池边让我帮他擦拭着身子擦到他下体时我握起了肉棒,将包皮退到底部,轻轻的擦拭,边带玩弄的把它>硬了,在胡叔身子抹满了肥皂,特别卖力的套弄着,胡叔抱起我坐进了浴池,我亲了他的上额,胡叔我好喜欢您喔,你的身子好俊身材好棒喔,你的肉棒好大喔,又好粗,比我父亲的还大一点,胡叔亲了我,笑着说你以后也会长大喔,说真的对「性」不很了解的我,还是迷迷糊糊的,胡叔亲着我的嘴,舌头在我嘴里绕动着,那感觉好舒服,我含着他舌头一阵吸吻,胡叔看到我未发毛的阳具也竖的挺挺的一口就套入口中,一阵酥麻的感觉,好一阵子我微微的抖了一下,好像有股东吸要冲出下体的感觉,肉棒一阵抖动,过会儿就软了下来,感觉好舒适,胡叔说等我发毛时也会有精液,我说跟您昨天射在我口中一样的奶水一样吗,胡叔一阵笑说是啊,在浴室玩了一阵,胡叔没在射精,就要我去看书了,胡叔穿好衣服,没有多说什么就到客厅看电视了,因为白天功课也坐的差不多了,所以不到8点我就到客厅去了,胡叔喝着茶看着电视,我却不让他闲着,对性陌生的问题一股脑的全搬出来,胡叔说长大结婚就自然会了,还说不能让阿姨知道我们的事,说阿姨很快就会回来了,我说阿姨回来我也要住这里,他说睡胡大哥房间,我赖着不肯,他说阿姨每天和他做爱我不能一起睡,我说那我在一边看,胡叔说只要在门外不要出声就好,我答应了,知道阿姨快回来,我也不让胡叔看电视了,硬拉着胡叔进房间,脱下他的裤子,衣服也一道脱掉,胡叔就躺在床上任我玩弄,我调皮的吸着他的奶头,轻轻的咬着,他的奶头很快就挺立了,他笑着说小鬼弄得胡叔好舒服,我说吸奶也会舒服喔,他一边已经套着大肉棒套的火热,我一口含住大大的**,一手玩着卵蛋,又一边捏着奶头,胡叔双手按着我的头,肉棒几次顶到喉咙,他声声喘息,好好舒服,我含**牙齿轻轻的咬着**,胡叔挺着腰边迎合着,我更卖力的套着抽动,玩了一个多钟头,胡叔起了身,见我硬值得肉棒,国小6年级时我的肉棒也有14.5公分,他说让我玩玩别的,从抽屉拿ky,涂上了我的肉棒,又抹了一些在他屁眼,跪在床上翘起了屁股,示意我插他屁眼,我说那不好很臭ㄝ,他笑着说不会啊,我慢慢的将阳具插进去,紧紧的比胡叔吸着时感觉舒服,慢慢的抽动,胡叔一边迎合,快,快,用力,云快你干的胡叔好舒服,我搂着胡叔的腰一边握着他的大肉棒剧烈的套弄着,没多久我就又软了,那感觉好畅快,胡叔用手按着屁眼底部我又含着他得**,玩了一个多钟头,他的一阵嘶吼,肉棒微抖的同时他按紧了屁眼前的根部,急速的喘气,达到了最高潮,但不同的是这次没有射精,我好奇的问胡叔怎没有精液,他说一个星期射一次比较不伤身,也教我如何不让精液射出的技巧,我吻着他,一起进了浴室,洗洗身子,回房时我问胡叔,为何要干他屁屁,他说男人只有屁屁可以插,我说屁屁那么小插进去不会痛啊,他说开始会,再来就很舒服了,我说我也要,胡叔何时跟我玩,他说等我长大后,我说我已经长大了,他说当兵回来在说,我闹着说等我也长须须就长大了,他拗不过我说好好,笑着搂起我说睡吧,我抱着他也有点累,很快就入梦了。就这样我和胡叔玩了6.7天,阿姨回来时我们又恢复昔日的生活。

??隔壁的胡叔(五)现场激战

??暑假很快的接近尾声,哥读五专休假比较久,阿姨回来后我还是继续睡胡大哥的房间,好想胡叔,但是又不能在阿姨面前和那些日子一样,想想就要般回家了,我就跟胡叔说我想看,不要关门喔,胡叔知道我的意思,那个夜里房间门没关只是放下门帘,我在客厅熄灯后就又走回客厅房间房门口,在门帘的空隙中观看胡叔的房事,胡叔在床上吻着阿姨,一手探进了阿姨的裤内,两老的一阵爱抚后起了身,退去了睡衣裤,胡叔下了床阿姨张开大腿,浓密得阴毛隐隐盖着阿姨的阴穴,胡叔两手拨开了穴口,伸出了舌头舔起了阴唇,胡叔的肉棒早在下床退去衣裤时就挺的高高的,当胡叔再起身时握着肉棒对着穴口缓缓的插进,胡叔压在阿姨身子扭动着屁股,缓缓的抽动,阿姨把腿跨在胡叔身子,胡叔侧着身缓缓的继续抽动,卵蛋挂在一边摇荡着,而那天我干的的胡叔屁眼整个露了出来,看着那根我的最爱,越来越快速的在抽动,阿姨响应的更紧密了,时间就这样冲冲的流逝,胡叔再次起身,阿姨也跟着起身,胡叔扶着窗边的化妆台,翘起的肉棒已经湿淋淋的,阿姨懒洋洋的伏在窗边,胡叔直导穴底又一阵猛烈的攻势,阿姨有点腿软的呻吟起来,胡叔像头猛兽般的抱起阿姨的腰再一波攻击,波波声音肉体撞击声时起彼落,阿姨又次的泄了,胡叔抽出肉棒对着鲜红的阴唇饮着留出的精液,好淫浪的呻吟着,此刻胡叔起了身,在抽屉取出了ky,用手指涂抹在阿姨的屁眼,又在火热的阳具涂上一层润滑液,再一次的开始干着阿姨,再一阵抽动中,胡叔又次按着根底,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又一阵熟悉的喘息,胡叔低下身又次的舔着阴唇,我也起身回房了,胡叔在床上休息了片刻,只见阿姨走进浴室我等着他离开,开了房里的电灯,天快亮时,胡叔也进了浴室,我悄悄的跟了进去,关上浴室门,帮胡叔洗着下体,他笑着说看了心动吗,我用力戳了胡叔一下,等我长大我也要,胡叔也累了,我回床上前又淘气的吸了几分钟那无力的肉棒,悄悄的回房,胡叔走出浴室走进我床边我深深的吻了他一会,他回房去我也睡了,直到父亲和胡叔出门我才回家。

??隔壁胡叔(六)

贝博体育现在官网贝博网站买球靠谱吗 ??学校开学了,一如往常的每天我都在胡叔家过夜,直到放学回家,吃饱饭后就到胡叔家报到,学校的课业我一直都保有不错的成绩,自从那一夜看胡叔和阿姨激战后,除了夜半胡叔会到房里亲亲我外,和胡叔很久没有接触,直到月考过后,我的下体开始有点变化了,好兴奋,我偷偷的告诉胡叔,要他陪我,胡叔说等他休假,我答应了,国一的生活有点松散,课业还不是很重,好不容易让我等到了,胡叔放假那天星期六,下完课回家时胡叔家客厅空空的,我进了书房放下书包患好便服正要出门时,胡叔穿条底裤走了出来,偷偷告诉我晚上陪我,我点了头胡叔又进房里,晚餐后胡叔和阿姨直接又进房里了,除了房里灯光和我书房开着灯,整个房里都熄灯,时间过的好慢好慢,直到夜里11.2点胡叔穿着睡衣走进我房里,我关上房门,快速的退去他的衣物,我问阿姨呢,他说睡了,胡叔一整天都在房里没出门,他笑着说为了陪我和阿姨干了一整天,现在阿姨睡了胡叔过来陪我,我又心疼又欣慰,深深的吻着胡叔,胡叔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不忍的问,他说小鬼头胡叔走了你舍得吗,就这样他开始吻着我,握着我刚发毛的阳具,温柔的吸允,粗大的手掌轻捏着我的臀部,手指在我的屁眼轻轻的摩擦,弄得我酥酥麻麻的,胡叔的床上功夫很好,身子也保养的很好,再一阵抚慰后。我的肉棒已经涨红到极点,胡叔说先干干他屁眼,我照作了,学着那夜他干阿姨的动作,缓缓抽出急速的顶入,胡叔的大鸡巴再一阵抽动下涨起来了,我加快了速度,又干了片刻,胡叔开始微微的喘息,口里含糊不清的叫着我的小祖宗,快你干的叔好爽,叔爱死你了,叔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胡叔一阵又一阵的喘息,我也快到高潮,胡叔是一要我抽出肉棒,他拿条毛巾略微擦拭了我涨红的鸡巴,含住了我的肉棒,快树的套动,叔好爽,我快要出来了,叔更用力吸更快速的抽动,一股热流由鸡巴底部冲出,叔停止动作,只有含着我的肉棒,一阵又一阵的精液由我的体内射出,胡叔并未松口的完全吞入口中,又兴奋又舒服的抖动了一阵,胡叔舔干了我射出的精液,笑着捏着我的鼻子,我的小宝贝长大了,可以结婚了,叔我要,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快,我要你进来我的身子,跟阿姨一样,他不极不缓的起了身,将一内的ky取了出来,在我屁眼和手指涂了些,开使用手指插入我的屁眼,我说我要叔的大鸡巴,他笑着说等等要不然会受伤,我说阿姨你干那么用力都没关悉,他说小鬼别急,在手指的波弄有点酥有点麻,胡叔又深入第二根手指,缓缓的抽动,当第三根手指探入时有点疼痛,我忍着不吭声,胡叔跪在我身后抽出了手指,再涨红的大鸡巴上图上了ky,他说会很痛要我忍着,我好墙的说没关悉,胡叔开始一番激烈的抽干,速度越来越快,一次又一次的顶到底部,叔阵阵的喘息加速,小祖宗我的小宝贝叔干的好爽,叔的鸡巴好舒服,叔爱死你了,叔的一阵抽动后抽出了大鸡巴,涨的血管都浮现出来,我含住叔的**使力的吸叔握着大鸡巴快树的抽动,叔要射了,我的小祖宗,叔按着我的头,摇动着屁股,喔,喔,小祖宗用力吸,叔爱你,你吸的叔爽死了快,一阵嘶吼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射入我口中,喔喔叔一边微抖着身子一边喘息,我吸干了最后一道精液,叔躺在床上,把我抱在胸前,含着我再度涨红的肉棒,一阵又一阵的吸允,我张开腿,阿在叔的脸上,开始干着他的嘴,他用力吸着我的肉棒,我使力的抽动,不一会我喊着叔,我要射了,我爽翻了,叔整根吞入口中,等到喉咙的那刻,我又射出了精液,叔好舒服,好爽,何时在陪我,我起了身躺在叔的被窝里,光着身子的老少,叔说云啊,叔喜欢你,也爱和你再一起,叔有阿姨,你长大也要结婚,不能老跟叔再一起,等你长大叔也老了,我爱你叔,我不要结婚我只要你,我闹了一阵,叔说叔有阿姨不能每天和你再一起,你还小,长大你会了解,好好读书是真的,叔过些日子就要搬到台北去,退休再回来,你要好好读书,好好孝顺父母,说到这里我眼框都红了,叔不要走,叔走就没人陪我了,叔探了口气,别孩子气了,叔在你这年纪就结婚了,在大陆老家还有个老婆,来台湾和几个叔叔伯伯和你父亲跟着部队跑,结了婚退役才一起住到眷村,你喜欢叔,但叔结婚了,不能常和你再一起,有机会叔介绍个伯伯给你,我讶异的说,不要,叔得大鸡巴好漂亮,比父亲的大,我只喜欢叔,叔笑着说伯伯的比叔大,又英俊,也没结婚,伯伯是叔的老情人,阿姨不再时叔都住在伯伯家,有机会再跟你说阿姨起床没看到叔会生气,叔说着就起身穿好衣服,临走前我搂着叔随着期末考的结束,寒假开始了,刚好是星期六,阿姨已经先去台北,在家写了一天的功课,晚上跟父亲说要去胡叔家吃饭过夜,父亲知道胡叔就要北上了,就任我过去,两老都穿着短裤,伯伯看着我,问胡叔说这就是老哥的儿子啊,胡叔点了头,因为是冬天门窗都关的紧紧的,又是吃火锅,还是狗肉,胡叔知道我不吃狗肉所以和伯伯一起骗我说是羊肉,难怪他们都穿短裤,边吃边聊着,我觉得一身热呼呼的脱下了衣服只穿条内裤,胡叔和伯伯同时的脱光了衣服,真如胡叔说的伯伯的身子高瘦瘦的的没有肚子那跟大鸡巴好诱人,还没硬起来就有十六七公分长,两老继续吃着火锅,我到是顶着裤子看傻了眼,胡叔示意要我把裤子脱了,我没理会,饱暖思淫欲,一锅的肉汤都吃完了,伯伯和胡叔看着电视我先收拾了客厅,在厨房清洗碗筷,胡叔和伯伯坐上沙发放着a片,我走入客厅时他们已经相互握着大鸡巴在玩弄着,我调皮坐在中间,两手握着两老的大鸡巴开始套动,伯伯的鸡巴好粗好长,挺立起来有二十多公分,我还是不舍胡叔要离开的事实,低下头含着胡叔的肉棒,一直不起身,伯伯扒开我的双腿,在身后舔着我的小穴,我使命的抱着胡叔,伯伯手指在我的屁眼抽动着,桌上的ky大叔已经哪起来抹上了那把长而粗得肉剑,胡叔要伯伯轻点来,怕弄疼了我,伯伯把大大的**顶在我的小穴轻柔的磨动着,部一会儿**已经进到我的身子伯伯慢慢一点一点的插入抽出,每进一次就加深一点,直到整根插进我的屁眼,胡叔也起了身,跪在伯伯的跨下,舔着,吸着我的懒蛋,一手抓着伯伯的大懒蛋,一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套弄着,伯伯缓缓的干起我来,干的我好舒服,胡叔起身,在伯伯的穴口涂上了 ky,握着大大得鸡巴一股脑的插进伯伯穴中,胡叔抱着我两开始干起伯伯,伯伯爽透了,喔喔不断的喊着,小宝贝你的小穴好美,海,你抽的我好畅快喔,我爱死你们两了,一边干着小宝贝一边胡叔干着伯伯,伯伯乐的不可开交,胡叔越来越快的抽动,伯伯喃喃自语的叫着海,喔喔这感觉好舒服,海慢点我快出来了,胡叔依然干着伯伯我退出伯伯的大鸡巴帮他擦拭了一下,一口含住了伯伯的**,用力的吸着套动着,胡叔加快速度的干着伯伯,伯伯恩恩的叫了起来,喔恩恩恩喔宝贝伯伯来了喔一股浓浓的精液注入我口中,一道一道的送进来,胡叔抽出了大鸡巴,又抹了些ky,伯伯在我身前的椅子做了下来,我扶着伯伯的肩膀,胡叔缓缓的将**顶着我的小穴,因为刚刚伯伯已经干开的小穴,胡叔很快就差进我身子浅浅的抽动,伯伯兴致不减的吸着我的肉棒,我也有十五六公分的肉棒,已经涨的红红的,胡叔慢慢的抽动,伯伯放下我的肉棒,抹上ky我握着鸡巴一股脑的插进伯伯的穴里,我豪不客气的用力干着,一进一出之间和胡叔交合着更紧密,胡叔开始喘息,我握着伯伯软下的肉棒急速的套弄着,伯伯又开始兴奋的叫着,小宝贝小祖宗,伯伯爱死你了,以后伯伯要你每天干伯伯,说着说着伯伯又硬了,我说伯伯我要射了,你的穴让我好兴奋,好舒畅,说着我抽出了阳具,伯伯擦拭一下后又含住了我的肉棒,一阵吸允,我抖动着身子一道道的射进伯伯口中,胡叔也抽出了阳具擦拭清洁后我开始为他吹允,伯伯则将杨局插入胡叔口中缓缓抽动,捧着胡叔的头难男的说着,海,你吸我的感觉好畅快,海我的鸡巴是为你而生的,我爱你,爱你的身子,爱你的小穴,爱你把小宝贝带来让我销魂,我加快的吸着胡叔的阳具,那大鸡巴,硕大的**,胡叔开始微微抖动,我吸的更用力,胡叔压着我的头,挺起腰,一股甜美熟悉的精液冲劲喉咙,一道接一道的,胡叔挺着腰,口正忙着伯伯的大鸡巴,我吸干了胡叔的最后一道精液,伯伯又抽出大大的肉棒,胡叔拉开沙发伏在椅背上,张大了双脚,伯伯蓄势待发的将**对准胡叔的穴口,我坐在地毯上继续吸着胡叔的大懒觉,伯伯发狂的猛烈干着胡叔,胡叔软软的肉棒在我口里整根莫入,胡叔开始又次的喘息,广哥哥你干的我全身酥酥麻麻的,你的大鸡巴还是一样有力,插的我欲情高涨,好久没尝过你的宝贝了,你把我想死了,你干的我全身每个肌肉都舒畅,比我干我老婆还快活,快用力,用力干我,伯伯越来越起劲,海弟弟我来了我又要来了,你的穴让我舒畅急了,我爱死你了,接着伯伯抽出了大鸡巴,又一阵擦拭,把粗硕的鸡巴送入胡叔口中,我起身允着伯伯的奶头,胡叔坐在地上一阵套弄吸允,我亲上伯伯的嘴,伯伯一阵抖擞,达到了高潮,三人起身走进浴室,清洗了好一阵子,一起走进房间。胡叔和伯伯聊着聊着就睡了,我抱着胡叔含着胡叔的肉棒横躺在床上一手握着伯伯的大鸟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隔壁胡叔(九)

??胡叔在隔天的中午搭火车要到台北,家具没什么改变,只有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带了些衣物离开,户亲骑着机车将胡叔的行李绑在车后,载着胡叔离开,临走前还把大门钥匙留给了我,要我帮他顾家,我走进了熟悉的房间,胡叔在我桌上留了一封信,我急忙的拆开阅读。

??亲爱的云:见到信时胡叔应该在台北的车上了,从小看着你长大,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你我之间发展出这段不应有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思绪在要走的这一刻多写些什么,昨夜看到你哭的那样伤心,整个胡叔的心几乎碎裂了,你还小,胡叔不该让你走上这条路,但也无法对你有任何的斥责,当地一个夜里你走进房间的那一刻,胡叔就不该和你有那一段肉体接触,我的小祖宗,那夜你挑起了我的欲火让我失去理智的放纵,却没想到胡叔会又身陷迷情的越陷越深,把你的好奇当成我的中年情迷,那感觉是你阿姨不曾令我有的刺激和满足,胡叔疯狂的爱上你,你的纯真,你的体贴,但现今的你是该好好读书的年纪,如果可以,千万不要在走上这个圈子,胡叔爱你但不该害你,等你董事自己有自己的思想,你会了解这不为是人接受的情爱会带给你多少打击,伯伯偶而会过来家里住上几天,我也告诉过他不要影响你的生活,叔有空会回来走走,你千万寄的要好好用功读书,信看完就把他烧掉,叔会在写信回来。 爱你的叔 海字看完我烧掉了信件,心里只有想念,我不管别人怎说,胡叔和我的秘密只有我们三人知道,我爱胡叔是事实,在别人眼里胡叔是我的好叔叔,我对他的亲昵别人也只会当事撒娇而已,我对阿姨也是很亲昵,只是胡叔何时才会再回来我不知道也无法掌握,未来的日子,在年轻的心中也不曾去有过其它打算,毕竟公克的日益沉重也没太多时间让我能够多想,父亲回来时带回了张书桌回来,把做馒头的第一间房整理好,就说给我当书房,本想告知父亲胡叔有留钥匙给我的事告知父亲,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那整整一天,我心里挂念着胡叔的话语,晚餐也没什胃口,在我的新书房望着窗外的天空,挂着满腹思念,直到入睡在眷村的日子也在国中毕业告一段落,张叔离开后,我告别了圈内的情欲生活,也许吧对徐伯伯在我心里总有那么一点距离,毕竟他和胡叔之间有着一份令我吃味的感情,那些日子里也开始和异性交往,但仅限于学生之间的情谊,因为每个同学都有他们追求的对象,当然好胜的我也不例外,国中毕业在桃园就读的我离台北近了,会选择出外就读一方面也为离开家庭那种约束的环境,叛逆的学生时代,如脱缰野马的过往,在他乡的独立生活起端,也算是过的相当飞黄,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情结,驱动着我对胡叔的眷恋,高工的第一个暑假我上了台北,在同学的陪同下我找到了胡叔的住所,但是没有遇上胡叔,在校外实习的假期,连带请假的我在台北的旅馆定了3天的房间,有道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第一天整整一天的等待,我终于在胡叔下班时遇上了他,也许因为生意的关悉胡叔有点苍老的外表,让我有点心疼,久别重逢,胡叔很讶异的愣住了,胡阿姨在身旁让我抑制住那满心的情欲,我冲上前去紧紧的抱着胡叔,胡阿姨开了门要我进屋内聊,我握着胡叔的手走进胡叔台北的住所,那时才知胡叔开了间餐馆,叔侄两就这样在客厅内聊起了这三年左右的经历,当然我还不至在那场合数落胡叔的狠心,一直没有联络的胡叔是真的很忙,也很累,餐馆的生意本来就很折腾人,在他带点苍老的外表我又怎能在怪他呢。这一坐时间过的相当的快,阿姨洗完澡先上床休息了,我也不好意思再久呆了,原有的计划泡汤了,内心有千百个不愿,却也不得不起身准备离开,胡叔有意要留我过夜,我回拒了,那只会令我更加无法克制自己,留下旅馆的房号,千万个不舍的回到旅馆,那一夜好长,好苦,也好难挨,望着旅馆的天花板,也不知何时入睡的,直到隔天下午,房门响了,睡意犹浓的我,懒洋洋的起了身,站在门外的竟然是胡叔,那突来的惊喜,驱走了睡意,满心的喜悦,让我顾不得一切的紧紧抱着胡叔,关上房门,双唇贴上了胡叔一阵深情的狂吻,也不知过了多久,胡叔抱起我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小宝贝长大了许多,半带调侃的摸着我的头,可以结婚了喔,我一股脑的怒气冲天,回了句好多女朋友在等着我,胡叔起了身装着要走的说那不要胡叔陪了,胡叔才起身就被我拉上了床,按着胡叔在也压抑不住的欲火,疯狂的吻着胡叔,不安的手解去了他的腰带,退去那条比挺的西装裤,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下体,那熟悉的身形,许久未曾在我身边的体味,和渐渐勃起的阳具,一切是那样让我心动,让我无法招架,当束缚肉体的衣物完全去除,赤裸的身躯又次紧密的结合,我反过身子,握住那跟久别的大鸡巴一口套入了中,眼前略白的阴毛,让我迷惘,胡叔真也老了许多,但挺立的肉棒一点也不输过去,我含着硕大的**,舌尖在那**周缘打转,两粒大大的懒蛋,在手掌里轻巧的转动,胡叔舔着我的屁眼,好久没有让自己在肉欲的世界里尽情发泄的我,无限快活的舒坦,胡叔起了身,走下床,重口袋中取出了预先准备的ky在阳具上涂抹,搂起我的腰,撑开了双腿,**在我屁眼缓缓的磨琤,是那样温柔,又那么熟悉的动作,也许经过了那么久,这一下进入还有点疼,胡叔就在穴口缓缓的抽动片刻,慢慢的一寸寸深入,那感觉又回来了,让我如痴如醉,让我为之疯狂,那熟悉的喘息,那低语着的叫声,我的小祖宗,叔想死你了,叔好久没这样快活了,叔爱死你了,你让叔好爽好快活,胡叔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身子里涨热的舒服快活,也让我情不自禁的应声附和,胡叔急剧的抽动下,喘息更加快的…叔要射了叔来了,小祖宗你让叔爽上天了,叔,叔爱死你了我的小祖宗,我的小宝贝,胡叔抽出了大鸡巴凑在我嘴边,我含住了**胡叔快速的抽动着涨红的肉棒,喔,喔,阿一声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一道又一道的射进喉咙,胡叔躺在床上,含着我的阳具,还有点喘的舔起我的 **,早已涨红的阳具,在胡叔的阵阵吸允下在案耐不住的射出了浓稠的精液,胡叔没停的含住我的肉棒,阵阵快速的套动,太久没有在发泄的阳具依然硬挺的顶立在胡叔口中,胡叔跪卧在床上,我也抹上了些许的ky缓缓的顶入胡叔的屁眼,胡叔相对的迎合着,在阵阵抽动,鸡巴在胡叔穴内越来越涨热,胡叔又次开始喃喃的较着小祖宗,叔让你干的快活急了,叔爱死你的鸡巴,你干的叔要上天了,快吧把你的精液射道什的身子里,叔好久没让你干了,叔想死你了,这一阵阵急剧的抽动,加上胡叔的迎合,把我带入第二次高潮,叔,我要射了,我爱死你了,我想你想了好久,你是不是真忘了我了,一股精液就在这疯狂的对语下射出,我伏在胡叔身子上,搂着胡叔,轻轻吻着胡叔,阳具渐渐消退出叔身子,双双走进浴室,一阵冲洗,这才想到胡叔还要回餐馆去,走出浴室,胡叔穿好了衣物,我轻轻吻着胡叔双唇,望着胡叔有点不忍的眼神,这以后的日子真不知如何熬的过去。(2015-03-24 20:50:07)

上一篇:刘大爷
下一篇:列车上的老军人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