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农夫69小说

爸爸和他的最亲人(3)

时间:2019-09-02 11:54:47??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60?? 评论:0
? 家明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连一向神经比较大条的健武也看得出来,更别提精明的婶婶和他那心知肚明的志强。

? ? 夜半的时候,他婶问他叔,他叔用一句“臭小子,想家了呗”搪塞了过去。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小子当他听到他因激情心神迷醉时唤出那错乱的心里话后,就变得有些反常了,那晚上他和他也没再继续,而且事后这小子好象刻意躲着他,说话的时候,也避着他的视线,好象他脸上长了瘤子似地,让人不忍目睹。说实话,这一点,让他有些伤心,而且有些后悔,他怎么就把家明跟他爸,想成一块去了呢,而且还是在他和家明达到峰顶的时候,所以,这小子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至从操了这小子一次,他是食知之味了,那比处女还紧嫩的小穴,光想想就让他硬得发慌,俗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家明这小子完全遗传了他老子的浪穴,一样地让他念念欲狂。

? ? 这几晚,他几乎都是想着家明的紧穴,狠狠地干着他老婆,而且尽可能地弄得很大声,故意想让睡在耳房的家明的听到。这其实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但他就是相信这对家明这臭小子有诱惑的作用。想当然的,家明他婶,沾了家明的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要是被她知道她老公在干着她的同时,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他老公的亲侄子,会是怎样一副表情。笔者想想,都很期待。

? ? 这几天几乎天天失眠的家明当然把一如既往上演的春宫戏,听得一清二楚,而鸡巴也跟以前一样,不受控制地挺立着,唯一不同的是,他竟然没有了打炮的欲望。说实话,这几天他很混乱,觉得某些地方出了问题,具体地他也说不上是什么。

? ? 就好象他突然失去了对他叔的狂热欲望,因为想到他叔跟他爸那一层紧密的关系,这让他有些说不出的混乱,心里堵得难受。一边听到耳房的打炮声,一边听着睡在旁边堂弟呼哧呼哧的鼾声,不免有些好笑,他还真佩服他堂弟雷打不动的睡觉功夫,不像他,每晚听着隔壁的春声浪语,睁眼几尽天亮。

? ? 他想,他明天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因为他觉得他现在没法如平常一样面对他叔。但他没想到一点,就是他回家,他该怎么面对他一直敬重的老爸呢?

? ? 当然,有些事不是谁都可以预料得到的,年轻的家明刚刚经历一次人生的阵疼,断断不会理解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处世道理。

? ? 昏昏忽忽中,抵不过强烈涌上来的睡意,家明在隔壁的呻吟中,模模糊糊睡了过去……

? ? “婶,我今天回家了。”家明一口没一口扒着碗里的白饭,扯了一个笑故作轻松地对着同在桌子上吃饭的婶婶说道,可以忽略了他叔有些微讶睇过来的眼神。

? ? “这孩子,还真想家了。”他婶夹了一大块红烧肉放进他的碗里,有些埋怨道:“你才刚来几天呀,半个月都没有,再说你回家还不是一个人,你爸妈都是大忙人,在这里还有你弟当个伴儿呢?”

? ? “不是,我同学打电话来,叫我跟他一起去旅游几天。”家明笑着扯了个谎,眼睛瞟了他正喝着酒的叔一眼,在他叔看过来的时候又把视线别了开去。

? ? “钱多烧的,这大热天旅什么游啊,乡下虽然没空调啥的,但总比闷在屋子里舒服多了,要不,你跟你弟去他姥爷家玩几天,他姥爷家有水库,可以钓钓鱼啥的。”他婶婶说话比较直接,但没什么坏意,而且人也很热情,但这种,让家明觉得有一种罪恶感,滋味很怪异。

? ? “是啊,哥,去我姥爷家住几天。”他堂弟也跟着挽留道。

? ? 家明刚想开口拒绝,他叔志强终于发话了,不过这话说出来让他觉得万分失望与沮丧,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愤怒情绪。

? ? “小明要回家,拦他干啥,乡下破地方人家城里人住不惯。”他叔喝了一口闷酒,哼了一声道。这话有些刺耳。

? ? “死鬼,你说啥呢?”家明他婶听了他老公这么一句,轻骂了一声道:“明,你可别听你叔说的,他是舍不得你呢?”说着横了她无故发了疯了老公一眼。

? ? “恩……不会……”家明有些干涩地笑说道:“我是真有事,婶你也别客气了。”

? ? 看他的态度这么坚决,家明他婶也不留他了,笑着说道:“你这孩子,那我去整理整理,你妈上次说特别喜欢吃我家的豆干,你给你妈捎点去。”他婶说完,放下筷子,就起身走了出去。

? ? 家明一边无味地扒着饭,一边偷瞄着明显沉下脸来的叔,一口一口喝着闷酒,神经比较大条的健武,三两口扒完了碗里的饭,笑着说道:“哥,大伯寄过来的碟子真好看,你回去给我再寄几张过来,特别是那种武打的。”

? ? “恩……”家明刚应了一声,他叔就冲着无辜遭殃地健武骂道:“尽知道看电视,暑假作业做了吗,没用的兔崽子!”

? ? “哦……”被挨了骂的健武有些委屈地应了一声道:“我去帮我妈忙去。”说着飞也似地钻了出去,现在独剩下他们叔侄两人,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沉闷地有些让家明心中忐忑。

? ? “家……家明……”志强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但很快被家明拦了下来。

? ? “叔,你啥都不用说了。”家明说着,避开他叔的视线,起身继续说道:“我去收拾收拾东西,你慢吃。”说完,飞快窜了出去。

? ? 志强盯着他侄子的背影,有些说不出气馁,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酒……

? ? “明啊,有空的时候多来玩啊,叫你爸妈也常回来。”家明他婶有些不舍的说道,整理着家明身后背着背包。

? ? “恩,我知道。”家明跨上他叔的摩托车,转头笑着回道:“婶,你有空带弟一起上来玩。”

? ? “知道了,路上小心,叫你叔帮你把东西提上车,怪沉的。”

? ? “罗嗦,走了。”家明他婶也不知道她家里这位是吃了火药还是咋的,从吃饭的时候脸色就不对。

? ? “搂紧。”志强命令一声,然后发动车子,窜了出去。

? ? “婶,再见。”家明一手搂着他叔只穿了背心的腰部,一手朝他婶挥手道。

? ? “路上小心,有空常来玩。”他婶朝他挥挥手,直到车子转过拐角看不见。

? ? 陈家村对家明来说,算是一个比较闭塞的地方,连条象样的大道也没有,那宽不及一米的黄土路,是唯一通往外界的通道。摩托车呼啸着,颠簸在黄土路上,两边是一片连着一片的玉米地,风一吹,哗啦啦一片声响。

? ? 家明原本还是半扶着他叔的腰,但后来那路实在太颠,而且他叔好象故意把车子开得极快,让不不得不两手环过他叔的粗壮腰身,身子贴在了他叔宽厚流着汗水的后背,那被太阳晒得发烫的脸想陶醉一般地紧紧贴着他叔的后背,心里忍不住叹息道:如果……如果这样一辈子,能有多好啊!

? ? 正当他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志强突然停下了摩托车,让他从迷醉中苏醒过来,有些微微的惊讶与不解,那环着他叔的两只手也自行的松开了。

? ? “先下去。”他叔头也没回地说道。

? ? 家明哦了一声,不太明白他叔什么意思,跨下了车子,他叔在他下车后也跟着跨了下来,停好了车子,然后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 ? “叔……啥事啊……”被看得有些不明的心虚,家明皱着眉问道。

? ? “你说啥事?臭小子,你是不是生你叔的气?”志强非常直接地开口说道。

? ? “我没啊……哪有生你气啊?”家明躲着志强的视线,心虚地否定道。

? ? “还说没有,你叔又不是瞎子,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你叔‘那句话’有意见?”这一句更是直截了当。

? ? “哪句啊?”家明装傻,心里有丝暗暗窃喜,但同时又很想回避这个话题。

? ? “你说哪句,你小子,有什么不痛快就跟你叔说出来,把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你叔又不是神仙,能看透你心思。”志强微微有些懊恼,对
家明突然对他冷淡下来的态度。

? ? “我又不是你的谁?谁让你猜我的心思?”天!家明觉得自己真像一个别扭撒着娇的姑娘家,这种感觉很让他觉得可耻,不过这一下带着委屈之意地吼出来,让他堵了几天的心头宽松了不少。至少他觉得,他是有理由这么吼得,因为他和他叔的关系已不是一般的关系。

? ? “嘿……原来你小子是在吃醋?”志强微微一愣后,突然醒悟笑道。

? ? “哪有,我吃什么醋,你别乱说。”家明觉得自己越来越别扭了,而且很明显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口吻。

? ? “真是……”志强突然感叹了一声,一把将低着头的家明抱在怀里,嘴巴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叔,这几天老想着你,想得每晚都睡不着,你小子就别不理你叔了,叔难受。”

? ? 这几乎是情意绵绵的情话,家明听起来分外受用,两只手不由地抱紧了他叔的身子,闷着声音道:“我不怕你喜欢别人,但我不喜欢你在跟我……那个的时候喊的却是别人的名字,这让我很不好受。”

? ? 原来,家明这几天,真正在意的是这个。而他现在,也才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

? ? “傻小子……叔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原谅叔吧!”志强终于舒了一口闷气,吻着家明的耳垂,粘忽忽地说道。

? ? “不原谅。”家明用手拧了一把志强的后背,有些娇嗔道(作者很恶寒,家明很平胸)。

? ? “乖,你就原谅叔吧,你有什么要求,叔都答应。”志强有些暧昧地勾引轻声笑道,那比阳光很直接的热气喷到家明的耳朵上,引起他身子一阵轻颤。

? ? “真的什么都答应?”家明仰起一半被太阳晒红一半因心里激动而显得羞红的脸,有些诡异地笑道。

? ? “你叔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志强一手摸到家明的裤子前端按了一下,成功地让家明起了强烈的反应。

? ? 家明也毫不客气地,更加直接地把一只手伸进他叔圈着松紧带的长裤里,探到那已涨成一根粗竿的热棒子,笑道:“那好,只要你答应让我干一次,我就原谅你。”

? ? “臭小子……我可是你叔,长幼有续你不懂?”志强心里一阵好笑,但嘴上却开着玩笑半似认真道。

? ? “切……你还不是把我爸……”家明突然意识到他说了不想说的话,便住了嘴,这个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他叔跟他爸有“奸情”的事实。

? ? “好……好,你叔啥都答应你。”志强看到家明突然冷下来的脸,赶紧说道:“不过,我们最好去地里。”他说着一手拔了摩托车的钥匙,然后半拥着家明窜进旁边比人还高的玉米地深处……

? ? “臭小子,你叔可是第一次,便宜死你了……”已褪去全身衣物的志强,光裸着身子,像只健壮的公狗趴在玉米地的沟壑里,那被太阳晒得流油的身子,看得身后的家明一阵眼花。同样光裸的他,那白皙的身子下方正挺立着一根粗长的鸡巴,频频点头。

? ? 志强趴着身子翘起圆臀的姿势,让他很有亢奋的感觉。尤其当他两手掰开他叔,那两片肥厚结实的屁股肉,露出那一个紧紧闭着的褐色的屁眼时,这种视觉上的冲击让他有一种晕眩的感觉,那原本沉重的喘息变得更为混乱起来。

? ? 他学着GAY片里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那个屁眼一下,趴着身子的志强仰起头像狼嚎似地叫了一声,反正这里荒郊野外,没什么人,再加上哗啦啦玉米地的声响,掩盖了一切声息。志强叫得再大声,也没人听见。而很显然,家明这一舔,让他非常的满意。而那原本紧缩的屁眼,一动一动的随着家明的舔动舒张开来。

? ? 家明舔着穴口周边那一层层的褶皱,一股特殊的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线,一只手从志强大腿绕了过去,握着那根已涨硬到极限的粗长鸡巴撸动刺激着他叔的性欲,另一只手抚摸着他叔多毛的大腿。那灵动的舌头,挑逗着他叔的阳穴,尝试着用舌尖抵进去勾舔里面更敏感的嫩肉。

? ? “干……娘的……老子爽死了……”从未被人动过的屁眼的志强,那里显得极其敏感,在家明柔软的舌头的攻击下,舒服地哼哼呻吟道。加上家明给他打炮的动作,让他有一种想快速喷发的欲望。

? ? “叔……我来了。”家明见时候差不多了,蹲着身子,扶着他叔那肥厚的圆臀,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顶上了他叔那满是自己口水的菊花洞上,但那里实在太紧,当他强硬地把自己的龟头塞进去的时候,这让他有一种鸡巴头断掉的疼痛感觉,而他叔明显也很痛。

? ? “臭小子……慢点,老子……要被你操死了……”志强哼哼说道,然后使力让自己的屁眼撑开一点。当家明缓了一下,突然一使劲,鸡巴冲进他肉穴的时候,那疼痛,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 ? “恩……”志强咬着牙哼了一声,轻骂道:“臭小子……你真要把你叔操死了……”

? ? 不过家明没有回答他,因为他现在也很疼,原来想象跟实践,本就是两码事。不过在停了半分钟后,家明慢慢地开始抽送起来,那鸡巴在还有干燥的肠道里一抽一送着,那种紧迫的挤压,让他渐渐体会到了其中的奥妙感觉,说起来,被插和插人,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 ? 志强在疼痛过后,在家明的抽送下,也渐渐体会到了其中不一般的滋味,那半软下去的鸡巴又变得生龙活虎,渐渐地迎合着家明变快的抽插动作,屁股向前向后的微耸着。

? ? “叔……舒服吗?”家明拍着他叔的屁股,屁股一耸一耸着抽送着自己已沾满了粘稠淫液的鸡巴,这种拍打的动作,让他有一种微妙的征服快感,尤其身下这个男人,还是他的第一次。

? ? “臭……小子……用力……操……你叔……喜欢被你……操……”志强有些讨好似的应和道,那健壮的身子轻摆着,让他侄子的鸡巴,冲撞地更剧烈一点。

? ? “操……叔……你的浪穴……真紧……真烫……”家明故意说得很下流,这种言语上刺激,让他觉得很亢奋。

? ? “噢……大鸡巴儿子……操死我了……”

? ? 志强一边呻吟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老二猛烈地撸动着,那酸涨的大鸡巴,在一阵粗暴的撸动之后,在他一声巨吼时,跟着喷出了浓稠的男性阳液,那股股白浆,像种子一样洒落在黑色的泥地上。

? ? 而抽插了几百下的家明,在听到他叔一阵沉闷的吼声之后,那突然变得更加紧缩的屁眼夹得他的鸡巴一阵酸涨,呼哧哧狠撞了几下,在一声闷吼之后,大鸡巴狠狠往里面一顶,酸到极限地鸡巴扑簌簌地射出了,酝酿已久的滚滚雄精,打在他叔的阳心上,身子一阵阵地猛颤,和一声声低吟,和着那风吹过玉米地的哗啦啦声,飘散而去……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