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我和老温一段奇妙的缘

时间:2019-09-09 17:20:2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85?? 评论:0
晚八点,灯火通明的深圳北地铁站,我站在自助售票机前满头大汗的找5元纸币,可搜遍口袋、背包只找到一张10元纸币。该死的售票机,只能用5元纸币和1元硬币,除非票价超过5元的才能用10元的纸币。不知道哪个脑残设置的。后面排队的人开始不耐烦了,我愤愤的退了出去。

“你好,麻烦你帮我看下到华强站坐哪班地铁好吗?谢谢你了”

我没好气的斜了一眼问话的人,呦,是个老头,头发花白,圆圆的胖脸汗津津的。蓝色条纹衬衫扎进了微凸的肚子。一个黑色的挎包耷拉在腰间,右手拉着一个行李箱,左手还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嗯,没办法,谁叫我尊老呢。我立马换成花一般的笑脸:“真巧,我也去华强站,你跟着我吧。”

“那太谢谢你了。”

“没事,反正顺路。”

我掏出10元纸币,买了两个去华强站的单程票。

“小伙子,车费多少啊?我给你!”

“哦,5块。”我接过老头递给我的5元钱,揣进了口袋。

我带着老头往地铁入口走,老头在后面亦步亦趋紧紧地跟着我,就怕跟丢了。地铁入口处大家排着队,等行李过X光机。老头被人群一挤,落后我三个人的位置,我回头一看,老头着急的伸长脖子往前张望,一副怕我走远的慌乱模样。我转身往老头走去,拉住了他的手,和他排在一起。老头松了一口气说:“谢谢你啊,小伙子,你人真好。”我微微一笑,捏了捏他肥厚的手掌心想:如果你不是一个长的挺好看的老头,我才费事理你。到了X光机旁边,我把背包扔了上去,老头也手忙脚乱的把行李箱,挎包、塑料袋放了上去。过了机器,我背起背包,帮老头提起了行李箱。老头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拿,不劳麻烦你。”我没理他,拉起拉杆往前走。老头赶忙拿起剩下的行李,跟着我。

等车的时候,我问他:“,你贵姓啊?你是第一次来深圳吗?”

“哦,免贵姓温,十年前同学聚会来过,这次来深圳还是参加同学聚会,都四十周年了。我同学说要来接我,我不让,说认识路,没想到出了动车站,我就懵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一点方向感都没有。刚才我还是问了广场上的保安,才知道要坐4号龙华线。深圳变化太快了,上次来的时候地铁还只有1号线,从罗湖站到世界之窗,我们那时候还坐地铁去了世界之窗,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老头感慨的说到。

老头掏出一张纸给我:“我们这次聚会,安排住在这家酒店,说是在华强站附近,我刚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要转乘。我就更傻眼了。幸亏遇到你这个热心人。”

我接过纸条,上面赫然写着我预订的酒店名称。我对他说:“老温,真是凑巧啊,我也是住这家酒店。”我掏出手机,把酒店预订信息给他看。老头从腰间取出眼镜戴上,仔细的看了一眼,兴奋的说:“是啊,是啊,真是同一家酒店,小伙子,我们真有缘分啊。小伙子你来深圳出差吗?”

“我和朋友合作开了个公司,这次来深圳,要弄什么一照一码登记申请书,完善一些个人信息,还有银行开户啥的。”

“小伙子,你真行,都开公司了。”老头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现在开公司太简单了,只要是个人,有身份证都可以开的,老温,你是哪里人啊?”由于刚认识,我不想过多聊这个话题,连忙岔开。

“我江西赣州的,你呢?对了,小伙子,我还不知道你贵姓呢?”

“哦,免贵姓魏,福建福州的,你去过吗?”

“没去过,福建省会啊,好地方,有福之州,中央四套经常播福州城市名片的广告呢。”

“等哪天你有空来福州旅游,我做你向导,带你逛三坊七巷,吃福州特色小吃,鱼丸肉燕。”

“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有机会我一定去,今天我真碰到好人了。”

列车来了,我带着老温上了车,在深圳北站下车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转乘高铁的旅客。我和老温坐在了一起。坐了六七站,我们在会展中心下车,转乘罗宝线,两个站就到华强站了。老温知道我也住那家酒店,就跟着我出了地铁站,一起往酒店方向走去。

到了酒店,登记时,我跟前台说要住高层,前台小姐微笑着答应了,还帮我免费升级为豪华大床房。老温跟在我后面,也学着我要了高层。办完入住手续,我们一起进了电梯。

老温问我:“小魏,你住几楼啊?”

“2101。你呢?”

“哈哈,真巧,我住2102,我们是邻居。”

“那你晚上找小姐的时候,不要叫太大声吵到我哦!”我嘻嘻哈哈地和他开着玩笑。

“说什么呢?你这孩子,我都这把年纪了。”

“哪把年纪啊?老温,你又不老,再说男人八、九十了还都有性欲呢!”

“我都63了,还不老啊,就算有心也没这个身体了。”

到了21楼,我们进了各自的房间,我跟老温道了声晚安,关上了门。一到房间,赶紧扒光自己,冲了个凉,8月的深圳太热了。才洗完,正准备泡杯茶,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我纳闷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不会是小姐提供上门服务吧。你们这些小妖精,看错人了,老子不好这口。我不接,任由电话铃声响着。终于铃声停了,接着又顽强地响了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我拿起电话扔在一边,终于清净了。我打开笔记本,刚想查看成立公司所需的资料,“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去,都找上门了。我愤愤的打开房门,刚想发火,没想到是老温,立马换上一副笑脸:“老温,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啊,找我有事吗?”

“哦,没事,刚在动车上没吃饭,想着你也应该没吃,给你拿点水果糕点。打你房间电话,前面没人接,后来接起来了,又没声音,我就过来敲你门了,没打搅到你吧?”

“原来刚才是你打的电话啊,我还以为是小姐呢,就没接,把电话撂一边了。谢谢你啊,进来喝杯茶吧,我刚泡好的。”

“不进去了,不影响你做事,你忙吧。”

“没事,进来吧,我们喝喝茶,聊聊天,反正长夜漫漫,寂寞难耐。”我冲老温挤了挤眼,一脸搞怪相。把他让了进来。

老温也洗过澡了,从我身边经过,一阵沐浴露的清香直钻我鼻孔,上身穿个白色吊带背心,黑色的奶头若隐若现。下身一条灰色的运动短裤紧紧包裹着丰腴的屁股,优美的线条显现无遗。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仔细一打量,果真如我所猜想,老温没穿内裤。

老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舒展着身体懒洋洋地说:“你这房间比我那个好,还有沙发,我那间就两把破木头椅子,坐着不舒服。”

我沏好一杯茶递给他,开玩笑地说:“我人品好啊,小妹喜欢我啊,免费帮我升级房间,否则我住的房间跟你也是一样的。”

老温接过茶杯,望着我真诚的说到:“是的,你是个好人,没有你的话,说不定我现在还在动车站呢,搞不好还会迷路,人老了,真的没用了,连坐个地铁都不懂。在你之前,我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怎么愿意教我,有的人连理都不理,现在的社会真的很冷漠,多亏你了。”

“这有啥啊,反正也顺路,举手之劳而已,拜托你,不要老是说谢谢,小事一桩。”

老温抿了一口茶问我:“这是什么茶啊?真香。”

“正山小种,好喝拿几包去,我这有的是。”

“那怎么好意思啊,不用了。”

“有啥不好意思的,你不是还送了水果糕点过来给我吗?礼尚往来。”我拿了几包塞在老温的手里。老温不收,推脱着。推来推去,我的手不小心碰到老温的肚子,软软的,舍不得拿开。

老温呵呵一笑,拍拍自己的肚子说:“是不是觉得我的肚子太大了?肚子大很难受的,连穿袜子都费劲。”

我色心一起,把整个手掌放了上去,摸着他的肚子故作严肃的说:“有点大,几个月了?”老温哈哈一笑,拿开我的手:“五个多月了,再五个月就要生了。”

我把脚翘起来放到椅子上对老温说:“我以前肚子也是很大的,裤子要穿38码,跟你一样穿袜子都费劲,后来每天下了班去游泳,晚餐就吃水果和酸奶,终于减下来了,你看我现在翘脚剪脚趾甲都可以。”

老温也把脚翘起来,肚子顶着大腿说:“你看我,脚都立不起来。”

由于老温没穿内裤,把脚翘起来后,运动短裤往上翻,都快卷到大腿根部。看的我目瞪口呆,都快流鼻血了。老温浑然不知,还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的天,老头你再不把腿放下,再这样一直勾引我,我就要把你奸了,不行,我要多看几眼,先用眼神强奸你。”我心中默念着。

老温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下逐客令了,把腿放了下来,起身说到:“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忙吧,我回去睡觉了。”

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也没挽留他,客套了几句,送他到门口,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朋友来酒店接我,跑工商局,跑银行,跑税务局,忙了一天,事情基本搞定,要说深圳这些大爷单位办事效率还真挺高,不愧为深圳速度。晚上一高兴和朋友多喝了几杯,回到酒店都十点多了。拒绝了保安的搀扶,醉醺醺的进了电梯,喝多了感觉脚底软绵绵的,跟踩了棉花一样。看任何东西都在晃,都是重影。手指也不听使唤了,老是按不到21这个电梯层键。后来还是同坐一部电梯的住客帮我按的,按完后躲在电梯的角落,离我远远的。到了21层,我往右走,好像不对,又朝左走,好像也不对,半夜三更,我晃晃悠悠绕着21层的走廊寻找着,一直找不到那个该死的2101号房间。绕了几圈又绕回电梯厅,我累了,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电梯厅的沙发上,脑袋晕的天旋地转。我拍打着脑袋,一抬头,我去,2101就在我的右手边。我掏出房卡,把口袋的东西也一并带了出来。钱包、钥匙、手机全部掉在地上。我蹲下身子,摸索着。突然旁边门开了,走廊亮了起来。一对大白腿出现在我眼前。“真白,真嫩,好想摸摸。”我咽了咽口水,强忍住翻江倒海想吐的欲望,努力地望向大白腿的主人。

“怎么喝成这样了?也不注意身体。”大白腿的主人埋怨着,一把扶起了我。我右手搭住大白腿的肩膀,左手指着地上:“钱包,手机掉了,掉了。”我含含糊糊的嘟囔着。

“都醉成这样了,还记得这些啊。”大白腿拿过我的房卡,开了门,把我放倒在床上。又出门,把掉在地板上的东西捡起来,放到了桌上。

躺倒在床上真舒服啊,可一股压抑不住的恶心感翻涌而上。我干呕着,大白腿听见动静,急忙过来扶起我:“是不是要吐?”我强撑着,推开他,连滚带爬到卫生间,趴在马桶上狂呕起来。大白腿跟到卫生间,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背说:“这都怎么喝的啊?会醉成这样,你们年轻人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这都吃的啥啊?这味真大,真难闻。”

吐完了,人舒服多了,我扒拉着自己的衣服,想去洗澡。

大白腿看我这样,拉住我的手说:“不行,你醉成这样,不能洗澡。”

我没理他,拨开他的手,继续自己的动作。大白腿一看拗不过我,叹了口气,帮我脱下衣服和裤子,扶我坐在马桶上,打开喷头,调好水温,往我身上冲了起来。

暖暖的水,缓缓的打在我的身上,一只肥嫩的手揉搓着我的背、我的肚子、我的大腿。真的好舒服啊,真想就这么一直洗下去。被水一冲,我稍微清醒了一些,可脑袋还是昏沉沉的。那只抚摸在我身上的手,挑逗着我的情欲。我的下身支棱一下起来了,顶着内裤高高的。我努力睁开眼,看到大白腿聚精会神的帮我冲洗着,我咧嘴一笑:“谢谢你啊,大白腿。”

“啊,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

“哦,哦,对不起啊,老温,谢谢你。”

“你这孩子,怎么喝成这样了,要不是我听到动静,感觉不对劲,出门看看,今晚你就要睡走廊了。”

“谢谢你啊,你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啊,你就是来拯救我的上帝啊。”

“喝多了,说什么胡话啊?赶紧起来,自己擦擦。”说着一条浴巾披在了我的肩上。

我扶住浴室门把手,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胡乱的擦了几把,用浴巾包住下体,脱了内裤,扔在洗手台上。我围好浴巾,老温赶紧上前搀住我。我头一歪靠在老温的肩膀上,一阵好闻的肉香味恨不得啃上两口。右手环住他的腰,手心紧紧的贴着他的腹部。虽然隔着衣服,还是能感觉到肉体散发的温度。老温艰难的把我搀到床边,我倒头冲向枕头,没对准,整个人斜躺在床上,两只脚耷拉在床沿。老温抱起我的脚,往床中间移动。这样一折腾,本来就围的不够紧的浴巾散了开来。下身一凉,没了束缚的下体扑棱立了起来。清醒一些的我,眯着眼看着老温的反应。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我的下体,把散开的浴巾整一整盖住,拉过被子,仔细的为我掖好。接着他熄灭了房灯,蹑手蹑脚的就要往外走。我一看不行啊,怎么能放过这种装醉吃豆腐,不会被责怪的好机会啊。我哑着喉咙:“水,水,我要喝水。”

老温一听我叫唤,停下脚步,退了回来,开着灯,拿起烧水壶从卫生间接了水,烧了起来。

我继续装死:“难受,好难受啊。”

老温赶紧过来摸着我的脸问道:“哪里难受啊?啊,脸这么烫,不会发烧了吧?”

刚洗完澡,晚上喝了那么多白酒,老温又帮我盖那么厚的被子,还捂得严严实实的,不全身冒汗才怪。

“胸口闷,好难受,喘不上气了。”我半真半假的嘟囔着。

老温赶忙掀开被子,一上一下的揉着我的胸部,关切的问:“现在好点没?

“嗯,好一些了,继续摸,不要停。”我心里都乐开花了。

老温认真的揉着,由于老温怕我着凉,把中央空调温度调到了28度,我看着老温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灰白色的鬓角,眼角深深的皱纹,有点于心不忍。我翻身搂住老温,把头靠在他肚子上:“老温,谢谢你,我好多了,不用摸了。”老温轻轻拍打着我的背温柔的说:“你这孩子,以后不能这样喝了,喝醉了,多难受啊,你又一个人在外,如果有个什么好歹,该怎么办啊?”老温轻轻的把我的头放回枕头,让我斜靠在床头。起身拿了茶杯,往开水里兑了些矿泉水,细心的试试温度,送到我的嘴边,我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眼眶湿润了,趁着老温不注意,拭去了快要流下的泪水。老温问我:“还喝吗?”我回说不要了。老温帮我躺平说:“不早了,你睡觉吧,如果半夜难受,你打我房间电话,直接拨2102,我就过来。”我压抑住狂跳的心脏,颤抖着说到:“老温,要不晚上你就在我这里睡吧,我怕我晚上......。”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连自己都听不清楚说什么了。老温一听,毫不惊讶的说:“这样也行,我还真有点担心你,你看你刚才都醉成什么德行了,在你这睡,我还能照顾你,这样我也放心。来,睡过去一点。”我连忙往边靠靠,腾出一块地给老温,老温躺了下来,灭了灯说到:“赶紧睡觉,我被你折腾了一晚,还真有点累了,我睡觉会打呼噜,吵到你了,你就碰我一下,呼噜声能消停一会儿。”

“老温,我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睡,在家抱老婆,出差抱枕头,等下我抱着你,你不要怕啊。”

“嗯,你不要把我当成你老婆就好,别说话了,赶紧睡,都快一点了。”

我翻身搂住老温,紧紧的抱着他的肚子,老温无奈的说:“你这孩子啊,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有这种习惯啊?”

我嘿嘿一笑,不回答。不一会儿,老温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我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夜好梦,早上醒来,老温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赤脚跑去他的房间敲门。他开了门,我冲他大声说:“老温,早上好。”老温已经穿戴整齐,没好气的说:“都十一点了,还早上啊,等下我就要出门了,我们几个同学中午约好了在环宇大酒店吃饭。”

“哦,本来我还想为了感谢你昨晚的照顾,中午请你吃饭呢。我下午三点多的动车就要回福州了。”我情绪有点低沉。

“这样啊,这点小事谢啥啊?就像你说的举手之劳嘛。下次我去福州旅游,你再请我,你不是要当我向导吗?”老温看我情绪不对,安慰着我。“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老温故作神秘的说到。

我的坏情绪一扫而空,好奇的问道:“什么秘密啊?”

老温凑近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发现你的手抓着我的那个,是不是想老婆了?把我当成你的老婆了?你个小色狼。”老温坏笑着。

我的脸刷的红到脖子:“哪有?我都没觉得有做过,你诬陷好人。”

老温故作悔恨的说到:“早知道我拿手机拍下来了,作为罪证,现在还被你反咬了一口。”

我上前一步做出掏裆的动作,从他裆部轻轻滑过,奸笑的说到:“是这样吗?不用拍照了,我认了。”

老温轻轻地打了我一下,嗔怪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敢欺负我老人家。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出门了,认识你真的有缘分。”

“嗯,老温,认识你很高兴,这是我手机号码,有机会来福州一定要打给我。你知道怎么坐地铁去酒店吗?”我有点感伤。

“知道,我不是和你说过,10年前,我就懂坐一号线了吗?”老温拿过一张便签纸,写了一行数字交给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以后常联系。”

我陪着老温走到电梯厅,电梯来了,我抱住老温,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到:“老温,我喜欢你,请你一定要来福州。”

老温也抱住我:“谢谢你,小魏,我一定会去福州的,我也喜欢你。”

老温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的关上,我冲老温挥着手告别,老温慈祥的微笑着,转过身,背对我。我看见他用手背拭了拭眼睛。

“再见,老温。祝你永远健康幸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儿子,让我奈何不得!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